Asherah

正职是吃吃喝喝,偶尔写写字拍照旅游。

曾经给闪电侠TV写过些同人,现在专注原创美食文 Fix定点。

如果你知道我更早的故事,请保持沉默。

写文看文是一个双向的事,如果你觉得我写的还可以的话,欢迎勾搭 ^_^

美食原创耽美 Fix定点 Chapt 39 Let him go (一)


“后来呢,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海瑟撑着头,满怀同情地凝视着他。

亚当缩进沙发,他闭上眼睛痛苦地摇摇头。从此之后,事情就急转而下。

于连走后,鸿睿立刻办理出院手续。他不愿再在医院多待一秒。鸿睿的身体逐渐好转,但他们都知道于连已经成功在他们之间建立起了一堵墙。

好几次亚当想要找鸿睿谈谈于连的事情,至少也要让他知道他们为什么分手。但鸿睿一直都找各种借口避而不谈。实在躲不过的时候,他就直视亚当的眼睛,告诉亚当:“我不想说。”仿佛这就解释了一切。

他们相互坦白爱意之后,反而产生了隔阂。但也许正因为知道了对方对自己的情感,有些事情才做的有恃无恐。亚当心中苦涩,但他很清楚地知道,他不能强迫一朵花为他绽放,也就不能让鸿睿告诉他任何他不想说的事情。他只能等一切都过去,等于连退出他们的生活。

庆典和Alimentum联合起来的名气超过了单个的名气,这本来是件好事。但网上突然开始散播出一些流言:Alimentum和庆典的主厨,鸿睿杜卡斯性骚扰男性员工,并导致好几个人离职。

亚当第一次在推特上看到这则消息时,差点失态笑出声。他自然是清楚鸿睿钢铁一般的意志,他更了解鸿睿严格的职业操守。就因为他是鸿睿的男朋友,他就被拒绝进入鸿睿工作时的后厨。所以这项指控毫无根据并且一点也不切实际。亚当一点也不担心,这简直就是一个冷笑话。

然而鸿睿把这事看的非常慎重,他特意打电话给亚当,让亚当不要过去Alimentum找他。他们不再在鸿睿家中会面,改去酒店约会。

让流言发酵恶化的是马库斯和亚当罗斯的证词,他们坚称是因为受到了不恰当的对待才决定离开Alimentum。

亚当罗斯很年轻,眼神闪躲一看就是一个老实人,人们见他支支吾吾样子自然会轻易地相信他饱受惊吓,并报以同情。马库斯剃掉了胡子之后显得比他实际的年龄年轻多了,勉强可称之为秀气。他控诉鸿睿常利用工作环境对男厨师施加压力,并利用他们的敬畏和恐慌操纵他们,等他们屈服后便伺机揩油。

那时世界各地正在轰轰烈烈地进行反职业性骚扰的运动,亚当喜欢的好几位男影星就深陷其中,其中一位演员的的职业生涯也因此付诸东流。但他罪证确凿,亚当那时只叹了一声人心可怖。

他没想到有一天他自己认识的人也会和那个话题联系到一起。

马库斯和亚当罗斯对鸿睿的这条控诉里具备了时下流行新闻里能吸引眼球的各个因素:性骚扰,同性,傲慢粗鲁,分子厨艺。

伦敦的小报记者开始着手调查鸿睿过去那些年的雇佣记录,试图找到更多资料。

他们没找到任何证据,他们当然没有证据!可是鸿睿同样也没有证据洗净他们的污蔑。楼下的厨房并不像是楼上厨房那样能提供无死角不间断的证据。

但大家都相信了他们。他们都提到了一个黄金男孩,那才是鸿睿最喜爱的那个。

亚当不愿意去想那段时间。那是一场不公平的战争。在那场战争里,他被卡拉,皮耶罗,汀诺严密的保护着,自始至终都不知道传言的可怖。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原本就不多,那之后他们就再少有之前那种放松愉快的氛围。有时亚当觉得鸿睿来见自己只是因为他认为他该履行作为男朋友的职责,在两人都有空的时候陪亚当。他常眉头紧皱事重重,再没露出曾经和亚当在一起时心满意足的微笑。

后来鸿睿希望他去参加BBC《周六厨房》的录制以及更多公众活动。亚当不太乐意。他对上节目没有兴趣,他也不想要成为娱乐大众的那种明星厨师。他委婉地向鸿睿表达他不想要有额外的工作的意愿。鸿睿完全没想到亚当会拒绝,他立即沉下了脸。

亚当知道鸿睿不高兴,但他以为那就只是暂时的。他以为分开几晚,鸿睿就能理解亚当的心情然后恢复过来。但他们再在一起度过周末时,鸿睿甚少与他交流。他们分别占了酒店床铺的一边,看各自的手机,像是一对同床异梦的情侣。他以为鸿睿决定用不和他说话来惩罚他,便也赌气不和鸿睿说话。他想凭什么鸿睿不肯告诉他于连的事还能随意向他撒气。

想到这里,亚当就想要狠狠地去揍当时那个假装不在意,并且刻意忽视一臂之外鸿睿的自己,但亚当那时毫不知情。他们冷战三个礼拜后,亚当终于受够鸿睿这样的态度。

整个晚饭时间,鸿睿只和他说了几句话,除了点菜就是吐槽味道。他几口吃完之后拿出了手机,后靠在椅子上默不作声地等亚当吃完。亚当瞪着盘子上那精心摆放的菜品,它们在他眼里已经成了残羹冷炙。他没见鸿睿一个礼拜所积攒的思念和欣喜全成了冷水灌入他胃里,现在他是一点也不饿了。

他一进酒店房门就朝鸿睿喊:“行,你要我去做哪个节目,我去做就是了。”

“什么节目?”

“《周六厨房》,《大英餐单》,随便什么你之前提过的节目?”

鸿睿狐疑地偏头,打量亚当。但他突然有了几个想法,表情立刻变的急切。他甚至没问亚当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就立刻致电他在电视台的联系人商量亚当的事。他向亚当提出几个时间,最终敲定后眉头才舒展开来。鸿睿最终挂掉电话。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倒在酒店的床上,踢掉了鞋子。

“过来,mon amour。”鸿睿拍了拍他身边的位置,他看了一眼腕表之后神态懊悔,“噢,竟然已经那么晚了。”

豪华酒店的床单不如鸿睿家中的床单那么温馨柔软,但这对亚当而言已经非常好。这是自从鸿睿出院后,他感觉两人最亲密的时候。鸿睿正主动且亲昵地展示他对亚当的需要。

亚当心情复杂地打量了他好一会。他走到床边,小心翼翼地去摸鸿睿的手腕。

鸿睿把他拉入怀里,微笑着抚摸他的头发,好似对待一个因听话而得到奖励的孩子。亚当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依偎过去。鸿睿的身上总有好闻的香味,威士忌酒香,被豆蔻和香草捂热的冷松香,亚当自己也穿过这个香水却没有他这样冷淡又温暖的对比。他脖子上香水最浓,胸口稍淡。亚当又去闻腋下,熟悉的带着鼠尾草的体味钻入他鼻孔里,他便完全忘却了踏上酒店大厅时心中的愤懑和挫败。他深吸了几口气,衡量自己究竟多么迷恋这个气味。如果有名为鸿睿杜卡斯的香水贩卖,亚当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去购买。

某些杂乱无章的死结被解开了,某些绷紧的对抗着的力量松弛下来。他躺在鸿睿身边,聊着这一周发生的琐事,伴随着微笑,时不时还有几个懒散的吻。

一切像是重新回到了正轨,直到亚当在半夜醒来。

鸿睿在他身边睡得很熟。他闭着眼睛,嘴里发出均匀而低沉的呼噜,嘴唇正贴着亚当的脖子——那阵细微的呼噜声把亚当给吵醒了。

亚当已经非常熟悉鸿睿的习性。只要他心里有一点的抗拒,都不会如眼下这样亲昵地挤在亚当身侧。他会贴着床沿背对亚当,或者他会斜着睡,用肢体挡开亚当的拥抱。在过去几个礼拜里面,亚当甚至以为他得开始习惯这样的待遇停止自怨自怜,然而那晚却是鸿睿的亲近把他给弄醒了。多么讽刺。

他们的气味交缠,呼吸交错。亚当手指搭在他的脖子上。他能通过指尖感受鸿睿心脏的每一次跳动。他环抱鸿睿,亦被他稳定又旺盛的生命包围。他想这个有天这个声音也会消失殆尽,即便是眼前这个正亲昵地依偎着他的人有一天也会背过身去,不去看自己。

亚当一动不动地望着天花板的上那也许不存在的裂缝,心里突然感觉到一阵空洞苍凉。他想,如果鸿睿只想要一个顺从的情人的话,那么他会听鸿睿的话,做任何鸿睿想要让自己做的事情,即使那违背他的本意。

当小报上第一次出现鸿睿和另外一个男人看似亲密的合照时,亚当立刻就要给鸿睿打电话。报纸上“杜卡斯的黄金男孩?”的标题让他的眼睛泛起一阵火烧火燎地热意。

电话没接通,亚当收到一条短信作为回复:“暂时不方便接电话。亲爱的,那是我特意找人摆拍的照片,H。”

亚当明白了过来,他咬了咬牙,又回复鸿睿:“我不明白,鸿睿,我们为什么不能承认呢?这不是……这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因为玛克辛会拿你开刀。玛克辛会说我们还在比赛的时候就搞在了一起,然后我操纵了顶级厨师职业比赛好让你进入到最后三名,而她及时阻止了我,让秩序和公正重新回归到赛场上,因此你没能拿到冠军。你会被小报描述成一个空有其表不择手段的野心家,你会被人非议,你的餐馆会被迫关闭。我不能让它发生,而这也不是事实。H” 他回复的很快。这段回复像是被提前被编辑好存在手机上等待着亚当。

“不择手段的野心家”这几个词让亚当捏紧了手机。他知道鸿睿说的并不是他自己的想法,然而看到这样的意见仍让亚当觉得难堪。他不能忍受别人这般诋毁自己的对鸿睿的心意。他更不能忍受自己成为了鸿睿职业上的污点。

有好一会亚当只能听到空白的嗡鸣,血流过度地涌入他的心脏,让他因为过载而疼痛。他最终回复:“我能做什么?”

“什么也不做,你需要相信我,H。”

每隔几天,亚当都能见到鸿睿和别人的照片。亚当逐渐习惯了视而不见,他们周末见面时,也心照不宣地不去提及这些事情,仿佛这样就能让他们暂时忘记外面的暴风雨。但亚当并不喜欢这样,每一次他从约会的酒店离开时他都觉得自己像是在偷情。

有一天早上,他终于在小报上认出了自己,他以为自己和鸿睿的恋情终于曝光了。他一点儿也不惊恐,反而如释重负。悬在他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终于落了下来。

那张照片把高个的那个人拍得有些模糊。亚当去泡了一杯茶,他捧着茶仔细地辨认那张照片。他可以肯定照片里鸿睿挨着肩膀的那个人就是亚当。亚当面对偷拍者,低着头正在听鸿睿说话,因此他大部分脸庞都被隐藏在额发阴影下,而鸿睿侧着头,脸被照的清清楚楚。亚当穿着一件棕色的皮夹克,像是他们2017年刚开始约会时的打扮。

亚当没去定点小店,他让卡拉出门散心,自己在家里等着。

他等来的是社交网络上的一组照片。鸿睿站在一个高个男人的身边,他们的头贴的很近,几乎是脸贴着脸地交谈。背景是Alimentum的正门。这是一组照片,分别从好几个不同的角度拍到鸿睿和那个男人的脸。照片里面的鸿睿面带微笑,神情愉悦。而那个男人眉骨飞扬,脸孔比大部分的明星还要俊朗漂亮。那个男人全神贯注地凝视鸿睿,身体语言专注而虔诚,每一个看照片的人都不会怀疑他的情意。亚当的心沉了下去,那是于连。

那张疑似亚当的照片被拿出来和这张照片里的于连做了比较。两张照片里男人的身高,肩宽,腿长都相似。至于发色,金发在黑夜里的确像是棕色,不会有人怀疑这两张照片里的主角并不是同一个人。

于连的资料列在旁边。在此之前,亚当想过于连或许非常富有,他以为于连是金融行业的佼佼者。但亚当看到报纸上于连的资料时,才知道自己仍然低估了于连。于连本名杰拉德兰塞尔,他和鸿睿一样白手起家,但他比鸿睿更加成功。于连是虚拟货币行业的先驱,拥有世界上最为知名的虚拟货币交易网页。在2017年虚拟货币价格暴涨时,每日光从每笔交易中所抽取的手续费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基于虚拟货币的特殊性质,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有多么富有。

而亚当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厨师,他和于连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人总势利。人们的态度常常被当事人的身份地位,而非其确切行为所决定。当记者发现鸿睿和亚当在一起,就会联想到丑闻和性骚扰,但当他们发现和鸿睿在一起的人是于连时,所有的谣言都不攻自破。

于连过去的情史同样也被挖了出来。不论阶级,不论男女,都没能逃脱对于连容貌的觊觎,对他才智的贪图,对他身体的喜爱。而鸿睿杜卡斯又怎么能免俗?杰拉德兰塞尔怎么可能不是他最偏爱的那个?

“亲爱的,别担心,你很安全。H”

亚当没有回复。他脸上烧红咬着嘴唇什么都说不出来。他的前途自然是非常安全——光明远大的安全,但他没有哪一刻比那时更希望自己的职业生涯已经彻底完蛋。痛苦比不上他所感到的羞辱。

在2018年六月的国家餐厅奖颁奖仪式(National Restaurant Award)上面,他们也没能单独站在一起拍张照片。定点排名76,庆典的排名反而超过了排在21的Alimentum,名列第十。因为亚当曾经在Alimentum工作过的原因,他,鸿睿以及格雷被请到一起拍了一张照片。除此之外整个晚上他们都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鸿睿只在拍照的时候才让指尖歇放在亚当的肩膀上。他们曾分享过那么多的食物和笑容,现在他表现得像是一个冷淡的前辈。

亚当已经习惯了挨着他,他也喜欢挽着他的手臂,挤捏上面瘦长柔韧的肌肉。

他主动揽上鸿睿的腰。他在鸿睿背后抓紧那宛若天鹅腹羽般柔软的面料,轻柔地拽了拽把鸿睿拉向自己。他的手掌捏着布料,竭力阻止自己想要去摸他的想法。天啊,他穿着这套衣服可真漂亮,像是一只高昂着头颅的黑天鹅,他真想要顺着背脊抚上几遍。亚当的呼吸急促而沉重,心怀渴望,仿佛又回到了他刚和鸿睿约会的心境。

亚当侧头小心打量鸿睿的脸。鸿睿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不着痕迹地拉了拉格雷让他们三个人的头贴在一起,并不显得与亚当过分亲密。

亚当忘了摄影师,呆呆地望着灯光下的鸿睿,心砰砰地狂跳。他知道自己什么也不能说,但他渴望有人听到他狂乱的心跳,他希望别人注意到他们之间的暧昧。

鸿睿终于笑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格雷?”他并不去问亚当,反而把脸偏向了格雷。格雷顺势看了看一眼,有些疑惑,视线转向亚当。亚当终于会意,规规矩矩地站好拍了一张三个人的合照。

鸿睿没再多说一句话,拍完照片他便匆忙与亚当分开。鸿睿没喝酒庆祝,也没停下来吃任何东西饱腹。仿佛他来这里只是为了工作,如今工作结束后便迫不及待地要去和情人幽会。

亚当目送他上了一辆车。外面的摄影师都拍到了坐在车里那个比明星还漂亮的男人。

“庆典大受欢迎,这里面也有你的贡献,亚当。店里菜单上的第一道主菜就是你的鸽肉。他怕别人不清楚来由,还特意注明了是你在2016年顶级厨师决赛上的作品。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他有多在乎你,亚当,你不要多想。”格雷过来拍了拍亚当的肩膀,递给他一杯香槟。

亚当没想到格雷竟然会过来安慰他。他收回视线去看格雷。格雷取下玳瑁镜框,揉着眉头,站在他身边疲倦地叹了一口气。他的动作让亚当想起了鸿睿,他似乎最近也老见鸿睿这么做。亚当留意到格雷镜片下浓重的黑眼圈,他有些心不在焉地想,原来格雷都有了那么多白头发,他怎么从没在鸿睿头上看到白发呢,他在亚当不知道的时候染黑了头发吗?

“我没有多想,格雷。”亚当慢慢地说,他想起下午回去换礼服的时候,卡拉说这身礼服衬得他肩宽腿长,如果能让她帮忙打扮亚当的话一定能让别人挪不开眼。亚当听后腼腆而又期待。他老老实实地在凳子上坐了两小时,任由卡拉在他脸上测试各式各样的产品。而他的恋人舍弃了他见过的那身黑礼服,穿了一身他从未见过的丝绒礼服光彩照人的出现在颁奖典礼上,昂着头倨傲得像是一位古典贵族,根本就没留意亚当这身崭新的行头。

亚当一口气喝完了香槟,向格雷摇摇头,“他让我相信他,所以我什么也没有想。格雷,我很感激你的好意。”

在过去两年间,在那些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失眠的日子里,他把他们的过往翻来覆去每一处细节都不放过地仔细回忆。他想知道他们的关系是怎么步向死亡。他可以怪责于连勾引鸿睿,他甚至可归咎鸿睿对于连旧情复燃,在那些夜里,他必须责备什么人才能抓着绳索继续生活下去。

然而今天玛克辛告诉了他真相,他才明白是他自己亲手推开了鸿睿——在鸿睿腹背受敌,如履薄冰的时候。

 *

*

Let her go是一首我很喜欢的歌,我非常喜欢这句歌词:“只有在身处低谷时才遥想过去峥嵘,只有在乡愁涌动时才痛恨旅途遥远,只有任她离开之后才始知那是真爱。”

这章写了好久,修改了很多,因为里面有一些米兔的类容。其实以前的版本米兔的类容会更多一些。这是我修改以后,尽量不涉及米兔运动后的版本。

谢谢希望大家喜欢这一章,也非常感谢阿白帮我撸情节。这章以及下一章真是写的我心力交瘁。


评论(27)
热度(18)

© Asherah | Powered by LOFTER